天天综合网久久综合_2019天天夜夜干在线_亚洲人成av免费网址_亚洲欧美国产另类视频


红杏麻将之赌性人生 (1 - 3)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,最新网址发布,永久zi887.com

<font size="4"

  “……讨厌,你好坏啊,嘻嘻!”

  “这个贱女人,真当我是死人啊。”看着拿着电话打情骂俏的老婆,我心中咒?到。

  我,吴立成,任职跨国公司会计师,收入颇丰,事业顺利,在周围许多人的眼中,是位生活幸福的成功男人,然而,别人最羡慕的还是我娶到了一个漂亮动人的老婆--方心怡。

  与我刚刚结婚一年的她,今年二十五岁。心怡皮肤白皙,娇嫩的瓜子脸上柳眉杏眼,皓齿樱唇。她身高一米六八,体态苗条,细腰丰乳,美腿葫臀,看在眼里,真是娇媚可人,令人心动。一般人看来,我们的结合,是天作之合,最般配不过了。

  可是,这个漂亮的可以迷死人的女人,我结婚仅一年的妻子,现在和我到底算是什幺关係呢? 我不知道,我无法描述现在我们到底能算是什幺关係……

  这一切从是那开始的?对,是从那件事开始的……

  ************ “咦,今天居然没有出去啊。”我嘀咕道。门前,老婆的鞋子都齐整地摆在鞋架上。

  心怡自小受母亲影响,很早开始接触麻将,耳濡目染之下,养成麻将嗜好,平时是不放过任何机会去“大堆四方城”。结婚后有我这个经济支柱,更是不工作,把麻将当成“职业”了。发会计报表的日子里,我天天在公司忙得不可开交,到了週六不可避免地要加班,每次週末加班回来看不见妻子已经是家常便饭的事情了。心怡在週六晚上没有出去打麻将,这当然令我惊奇不已。

  走进客厅,看见心怡坐在沙发上,电视上正播着不知名的韩剧,她两眼虽盯着电视萤幕,但是其心思很明显不在那里。

  我进来时那幺大动静,她似乎也毫无感觉。

  “怎幺了?”我走上前,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,妻子今天的行为着实有些怪异,难不成她把这个月的赌本全输光了?

  “干嘛!”心怡说话了,口气很沖,说着把脸转向一侧,似是不愿见到我。

  “我还想问你呢!”我火了,心想自己本来就累得跟狗似的,回到家里还得受老婆的无名火,这叫什幺事啊?

  “问我?哼,你自己做过的事情还反过来问我原因?”心怡转过身来,脸上带着不屑的神情。

  “我做过什幺?我辛苦工作,让你在家舒舒服服地享福,让你去买名牌衣服,买化妆品,让你去打麻将!”对于心怡的话,我实在是感到莫名其妙。

  “就知道你没胆子承认。”心怡不怒反笑,“那这个你总该认识吧?”她举起了一件物事向我晃了晃——那是一本半旧的笔记本,封皮上签着我歪歪斜斜的大名。

  我面色一变,心中登时明白了老婆所指,那笔记本隐藏着我结婚前……不,一直以来的一段秘密心事。我从未忘过一个人,魂牵梦绕的梦中情人——林可恩。

  可恩天生丽质,相比心怡别有一种美丽,我认识她的时候,就为她的外貌和气质深深吸引,但那时她早就已经和她现在的老公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了,因此,儘管只能将对她无限的爱慕隐藏起来,笑着祝福她。

  她结婚那天,我喝醉了,因为我心碎了。自她结婚以后,虽然我只将感情埋藏在心底,但仍抓住一切机会偷偷观察她的一举一动,一颦一笑,将自己对她的每份爱恋记录在日记本上,每记一篇,我的思念就更增加一份。她的一张照片被我贴在日记本中,好让我天天能够对着她看一会,说点自己的悄悄话。

  结婚之后,我将日记本偷偷地藏在了书房里书柜的众多藏书之中,因为我知道心怡平时很少翻书,除了打麻将之外,她的资讯更多时候都是从网上和电视里获得。

  但是,没想到这本日记本居然被她发现了!

  我故作冷静道:“心怡,那是些随手写的文字游戏,何必当真呢?”

  心怡冷笑道: “什幺,白字黑字,也能抵赖吗?那我来读读!看看你是不是随意写的!”她照着纸张,咬牙切齿地念道:“唉,没想到我结婚之后还是对可恩念念不忘,天天晚上还是想着她,毫无疑问,她在我心中的地位还是第一位的。”

  “如果现在能够娶可恩为妻,就是离婚我也心甘!”

  …  …  …

  她每说一句,我脸上的神情就尴尬一分,那都是些真实的心声吐露,这个局面我都不知道怎幺收拾了。

  “我终于知道,为什幺可恩结婚那天你会借着帮新郎挡酒喝得酩酊大醉。为什幺还讲些乱七八糟的话。”心怡的声音越来越大。“你是不是把我当成了替代品,这样在她结婚之后还能经常看见她?”

  心怡抓住了我的手臂,说道:“只要你答应我,把这本东西撕了,从此我们再和她断绝往来,我可以把这一切当作没有发生过。”

  听到要和可恩断绝一切往来,我胸中油然而生一种反抗的情绪,道:“我从来没有和她发生过关係,也从来没有背叛过你,你不要无理取闹!我们虽然结婚了,你我的心都还是自由的,我不用每时每刻都把心放在你身上!”

  “什幺,好啊,你这幺说,我也可以自由啦”心怡的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了。

  “好了,开开玩笑啦,这个事你不要这幺生气了,我以后不会了!"我看她是真生气了,本来也是自己理亏,想说点软话哄哄她,缓解下气氛。

  “什幺开玩笑,你说,这个到底怎幺办?”她不依不饶挥动着笔记的追问。

  “这个……这个……”我嗫嚅半天也不知怎幺回答。

  “好,你不答,我来帮你作了断!”她看我绕着圈子不回答,更加气愤,恼怒之下竟然动手撕起日记来,上手就是要撕可恩那张照片。

  眼见可恩的照片就要被她撕了,我也发急了,伸手抓着她的手,阻止她,口中斥责到:“你别像个泼妇好不好,有话好好说啊!”

  “什幺,你说我是泼妇,好,我是泼妇,她是你的圣女,对不对,你以为她是什幺好货色,我是泼妇,她就是浪妇,专门勾引你这种呆子的浪妇!”心怡怒极竟然骂起可恩来。我听了这话,火从心头起,下意识的一个耳光打过去:“你能跟她比吗,谁像你这种只知道打麻将烂赌不顾家的女人,她才是作做老婆的典範!”

  我盛怒之下,也不知道用了多大力气,想来挺用力的,因为我听到一个清脆的“啪”声,打完之后,我马上就后悔了,马上想用手抱住她,安慰她,说对不起。

  她一把推开我的手,用力将我一推,捂着自己的脸狠狠的盯着我,说:“好,吴立成,你打的好,这巴掌打的太好了,我算看清你了!今天开始,我不干涉你的自由,你也不要干涉我!”

  “你这是什幺话,刚才是我不对,我向你道歉,可是……”我很后悔刚才的冲动,努力想消解她的愤怒,让事情不要变的无法收拾。

  “不要什幺可是了,你想要你的自由吗,我给你,不过,大家平等,我的自由你也别来干涉!”她毫不领情,不依不饶。

  “我们不要说这些伤感情的话了,行不行,小怡,都是我的错,你原谅我吧!”我继续想用温柔攻势化解这种火爆的局面。

  “吴立成,别装样了,你好歹也是个男人!现在大家把话说明了,你有你的自由去追你的圣女,我的事你也不要干涉,怎幺样,同意了吧,你心里的话我都帮你说来啦!”

  “小怡,你冷静点,不要这幺说,我们毕竟还是夫妻啦,除了问题我们应该心平气和的来解决啦!”

  “夫妻,我们这能是夫妻吗,行了,大家都是成年人,这种事别互相欺骗了,你要自己的自由,我给你,我的自由你也给我!可是,呆子,你以为你和我离婚了,你就能得到她?你做什幺白日梦啊!”“你这是什幺话,大家不要把话说绝了!”不知是她反复纠缠的态度还是那句白日梦的话,我觉得有点下不了台阶,胸中一股无名火腾的又起来了,当下很硬的回了一句。

  “什幺话,就是这个话,你去追你的圣女吧,追到我二话不说和你离婚,给你机会啊,开心吧,好了,我也要享受我的自由了!”说完这句话,她头也不会的拿着包夺门而出,次日淩晨我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她才回来。

  那次争吵以后,我和她一直都处于冷战状态,相互间很少说话。以前,在我的劝告下,她打麻将还会有所收敛。但那之后,心怡根本就毫不理会我的看法,频繁开始外出。而且自那以后,她就时常在电话里当我面前肆无忌惮地和她的牌友(似乎是男性)亲热地打情骂俏,不知道是真有其事还是故意气我。

  虽然我们夫妻那次吵得有点伤感情了,可是一日夫妻百日恩,我作为丈夫,妻子时常夜间外出,我仍然不免担心她的安危,尤其那事怎幺说我好像也有点理亏,事后我常常后悔,想找机会和她道歉,但总是碰到她的冷脸,也就放不下架子。但只要我工作空下来,我还是会很留意她。

  刚刚看着她那样亲密跟男人谈电话,我的心中五味杂陈,很是难受。现在她冷冷和我说了句要外出应约打麻将就出去了。

  看看手錶,差不多晚上八点了,我有点担心,思量再三,自言自语说:“我不是要跟蹤她,作为丈夫担心妻子的安全不是正常吗?何况我只要她安全到步便回来不是没问题吗?就算我们吵架,我做丈夫的保护妻子还需要找藉口吗?”

  我怕心怡知道我跟蹤她的话又会对我大动干戈,便戴上一顶鸭舌帽以便偷偷地跟蹤,我跑下楼梯,看到心怡已经走到街口转角,正在截载计程车,待她上车后,我也截载了一辆计程车尾随在后。

  心怡下车后,便走进了一座旧大厦,我压低帽檐,跟了进去,大厅中几个来往的人员一看就让人感觉这里是龙蛇混杂、背景複杂。远远的看着心怡走到了电梯前,幸运的是只她一个搭乘电梯,看着指示灯,我知道她停在了七楼。于是我也乘坐另一部电梯到达了七楼。这里并没有充足的照明系统,而且是个回型的走廊,光线昏暗,让我感觉很是压抑,但是急着找老婆的下落,也顾不了许多了,开始四下张望,寻找起心怡的下落来。两部电梯前后不到2分钟,可是转眼心怡就不见了,亲爱的老婆,你到底在那里呢?

  ************   待续   ************

  (2)

  正发愁找不到心怡的蹤迹,突然远远的听见回型走廊的那一端传来心怡的声音,我赶紧走到拐角处,借着昏暗灯光的掩护,探出头张望起来。

  心怡正在敲门:“是我,快开门!”

  没多久,我看到一个满脸鬚根、光着身的陌生胖汉出来了,昏暗的灯光下看到他一身肥肉上的纹身,我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,感到无比厌恶。心想:“心怡怎幺会认识这样不三不四的人呢?!”

  心怡进去后,我想想还是别这幺急过去,万一里面人再出来就不好了,因此大概在拐角处停了个十分钟左右,确定单元里面的人没有再出来的意思了,我才靠近那处单元。

  我把耳朵尽可能地贴紧在门边,刚贴上去,就听到心怡嗲声说:“讨厌啦,不要摸我!打麻将啦,人家是来报仇的!上次就是你们手脚不老实,害人家走神输了三万!...这次要你们赔我哦!.”

  有一个男性粗犷的声音淫笑着:“太太最近和老公一直闹矛盾,下面一定很饑渴吧,来,让我摸摸,看看要不要安慰你一下!...哈哈”随着这淫秽的话语,两个男性的猥亵的笑声也传出。

  天哪,有人在摸她,果然这里不是好地方,不行,我要进去,我的老婆怎幺能让这种人渣猥亵!没等我爆发,里面“啪!”的传来轻轻一声打手的声音,好像心怡打了男人的手一下。

  “彪哥,你最讨厌啦,人家说了不要啦,你们这些大色狼,好好打麻将啦!你们不要在我面前提那个人呢,提起来我就烦死了!哎,可怎幺办呢?吵归吵,他终归还是我老公啊,只能他对我无情呢,我又不能无情呢,所以你们不要想得寸进尺啊,快点,快点,洗牌啦!”

  心怡的这番话让我舒了一口气,哎,果然没让我失望,到底还是我老婆,玩归玩,气归气,心里还是有我的,但是我心里还是有点不痛快,因为家里的矛盾,就算她不开心,也不应和外面的男人说,尤其和这种男人说,哎,到底还是我的原因。

  我现在还要闯进去吗?不好吧,虽然里面的人看起来不三不四,但估计也就是那种开玩笑,手上有点小动作的牌友,现在进去阻止肯定心怡会很不开心的,说不定还被她抢白一通,她有她的自由啦,这不是自找没趣?

  “小怡真是忠情呢,娶了你作老婆真是他的福气啊,他一个男人也真是的,竟然不像你道歉的,哎,你们也不能总是这样僵持着吧,要不要我给你出主意帮帮忙啊!”开始那个讨厌的声音又开腔了。

  “是啊,小怡,彪哥可是情感方面的专家哦,他要给你帮忙,一定能让你和老公重归于好的哦!哈哈!你这样的美人没人滋润,我看了都急啊!“旁边两个人随声附和着,我听了,心里更不是滋味,切,开玩笑,你们这种流氓样的人物懂什幺夫妻感情啊!

  “开玩笑吧,彪哥,你是情感专家,我看你是泡妞专家,是偷心专家,你出的主意肯定是馊主意,我才不信呢!快点,四条”心怡的话让我心花怒放,对,这种流氓怎幺能相信呢。

  “嘿嘿,小怡,你都说我是专家了,大家牌友一场,肯定要帮帮你啦,怎幺样,想听吗?”

  “说的和真的一样,那你说啊,别钓人家胃口啦!那个死人的心现在不在我这里,怎幺把他弄回来啊?”心怡被吊起了兴趣,追问到。  心怡的话让我心里一阵温暖,又是一阵窃喜,看,女人吗,就是不能太给她们面子,心里想我就跟老公说出来吗,干嘛要问这种人,哎!

  “你要听啊,那你赢了我就和你说啊,来,碰!”

  “讨厌啦,就知道你戏弄我,分散人家的注意力啦,不行呢,这牌不能算呢!”心怡嗔怪到。

  “我怎幺会戏弄你,我一定和你说,你赢了我,我马上和你说,你输了,我也和你说,不过……”。

  虽然知道八成是馊主意,但我也被勾起兴趣,想知道这个讨厌的家伙在我们夫妻间会出什幺坏主意。但是这时房间里传来的麻将洗牌声遮挡住了那个声音,突如其来的情况让我有点抓头。我只是隐隐约约听到里面又传来一阵淫笑声,以及笑声里心怡的羞恼声。

  我本想继续听下去,不远处传来脚步声,好像有邻人走出来。这可不行,邻居要见到我现在这个装扮,鬼鬼祟祟的样子,肯定不当我是小偷也会认定偷窥狂,我好歹在社会上算是有身份的专业人士,要是闹出汙秽来我的名誉肯定要受损。

  算了,现在还用听吗?这种人能出什幺主意,肯定是坏主意,哼,我的心怡才不会听呢!好了,心怡的状况也就这样了,嘿嘿,女人生生气和几个损友打打牌,纾解一下而已啦。

  权衡一番后,我决定先回家,等心怡回家。嘿嘿,这趟没白走,要不是跟着来,我还要瞎操心呢,她毕竟爱着我,不会出什幺大问题的!

  回家路上,我买了心怡爱吃的馄饨面作夜宵,想她淩晨回来的时候给她个惊喜,好让我们的冷战就此结束,回到以前我们恩爱的和谐氛围里。而且,好久没和她做了啊,她下麵的迷魂乡我很想呢!女人是要男人滋润的哦,那几个家伙虽然讨厌,色迷迷,这句话算没错啦。亲爱的老婆,快点回来吧,老公要好好滋润你呢!

  可是,出乎我意料,心怡过了12点依然未归,虽然她以前也有过通宵麻将,但是想到昨晚她的牌友,我不由有点七上八下,这些家伙不会作什幺坏事吧,还有,那个家伙究竟会给她出什幺馊主意呢?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,我睡到床上,辗转反侧,难以入眠,最终,忍不住了,决定打个电话给心怡,问她到底晚上回不回来。

  拨了良久,心怡才接我的电话,因为最近我们之间关係比较紧张,她接我电话的语调都比较冷淡,直接喊我名字,都不叫老公了,但今天却出乎我意外。

  “喂……老公……”哈,终于又叫老公了,僵持这幺久,看来想通了。可是声音怎幺压的这幺低,不是在打麻将吗,背景杂音应该很大,但旁边听起来挺安静,不对劲啊。

  “心怡,你在那?还在打麻将吗?怎幺还不回来啊,我给你买了宵夜呢!”我犯疑下急着连续发问。“嗯……宵夜啊…你自己吃吧…我有宵夜吃呢…啊”。不仅是答非所问,更要紧的是我清晰的听到她最后还发出了一声暧昧的喘息声,很像是极力压制却是压制不住而发出的声音!

  “心怡,你到底在作什幺,你在哪里?”想到那几个色迷迷的牌友加上那种暧昧的喘息声,我更加发急了。

  “嗯,人家正在吃宵夜呢,老公,你的宵夜我吃不到了呢,人家打麻将怎幺能不吃宵夜呢。”这次的语气明显比上次平静,而且没有那种暧昧的喘息声了,想想也对,现在是到该吃点时间了,但,她到底在吃什幺“宵夜”啊?为什幺老回避我的问题呢?

  “那你在和谁吃宵夜啊,吃什幺呢?”不放心之下继续追问。

  “嘿嘿,老公,你很久没这幺紧张我啦,怎幺,我和别人吃宵夜的自由都不给我啦,呜,人家在吃鱼丸面啊,啧啧,这个肉丸很好吃呢。”她说着好像嘴里真含住了一个鱼丸,说话声音变得呜咽,还发出啧啧的咂吸声。这个声音是吃东西的声音,可是听着感觉更暧昧了,刚才的疑问还是等于没回答,继续问。

  “那你和谁吃啊,你这幺晚不回来,我有点担心呢,心怡,上次是我不对,我来接你回家吧。”

  “嘻嘻,老公,紧张我啦,对哦,牌友们都是大色狼呢,你不来接我,我会被他们吃了的哦!哦!”心怡发现了我的紧张,竟然调笑起我来,然后完全不带遮掩的发出喘息声。我听了脑子当即嗡的一声,感觉自己的血液好像沸腾了,下面膨胀起来了,一下自己也不知道说什幺好了。

  “你是小怡的老公阿成吗,放心,小怡正和我们吃宵夜呢,她打麻将总要我们请他吃宵夜,她的胃口不小哦,肉丸吃不够,还要加火腿肠呢,是不是,小怡,哈哈?”令人厌恶的胖子声音响起来了,果然是他,心怡肯定真的在吃宵夜,但他在旁边教唆捣乱,真讨厌,我刚想借着通电话的机会骂他两句,心怡的声音又响起了。

  “呜,老公,人家吃火腿肠呢,你不放心就来接我啊,看看我到底在吃什幺样的火腿肠呢?呜,啧啧,很粗,很大的一根火腿肠哦!”她肆无忌惮的开始用一种暗示性很强的语言与语调戏弄起我来,我听了恼火之余也有点兴奋,哼,八成这就是胖子出的馊主意,让我急起来,好看我出丑,我才不上当呢!

  “哦,那你要打通宵麻将,我就不破坏你的兴致了,你吃宵夜吧,我要挂了。”

  “嗯……老公……你真的不来接我……我……哎!好啦,人家要好好吃宵夜了,不要来打扰我了”她想来很希望我低头去接她,但她那话没讲白,就以一声深深的歎息结束了,歎息过后,她恢复了熟悉的冷淡语调,只不过我感觉到那里还有一种压抑着的平静。我有点感伤,想再说点什幺,但是通话又被那可恶的胖子截断了。

  “阿成,你不来的话,明早我还要请小怡喝豆浆哦!”

  “快点挂了,人家现在就要喝!快点,给我!”不知是我敏感还是幻听,在隐约传来“噗”的一声水沥声后电话被挂断了。

  我愣在了那里,脑子里一团乱麻,那是什幺声音,难道真的是……,不,不可能 ,可是如果真是那种状况,刚才心怡就是在帮那个死胖子吸蛋蛋,舔肉棒?这个 贱货,还说什幺好大,好粗!不,心怡决不会,是我多想了!那他最后插了她? 妈的,还要给这个贱货喝“豆浆”?……

  我脑海里顿时浮现了一幕淫蕩的场景:心怡就像品尝人间美味一般,先是仔细舔 弄着胖子那两颗大睾丸,偶尔将它们含在嘴里,就像品味美食一般;接着抬头往 上,将他那根稜角分明的大阴茎纳入口中,伸出香舌,扫遍了那上面的敏感地带 ,爽得胖子频频倒吸冷气。胖子在享受貌美人妻口交的同时,还和她一起在电话里调笑我这个正牌老公,他将肉棒死死地顶入了心怡的小嘴之中,这种双重刺激之下,心怡兴奋的满脸绯红,全力配合着他的抽插,胖子在我美丽娇妻的美妙舌技下再也忍不住精关,发出兴奋的喘息声向心怡口中疯狂发射……

  娇妻被淫辱,对我来说是一件令人气愤的事情。可有点奇怪的是,此时我的心明 明很愤怒,但一想像到心怡被那个骯髒的死胖子口交,并且狂插的情景,我的下 体却很兴奋得硬了起来,涨得隐隐发痛。在某种欲望的驱使下,我居然能够在想 象之中得到了从未感受过的快感。啊,不行,要打手枪了!

  “啊!心怡!”想像着心怡淫乱的画面,我兴奋的呼喊她的名字喷射出欲望的浊 液……。  

    ***********   待续   ************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(3)

  这一夜心怡一直没有回家,我在意淫和担心交织之中迷糊睡去……。

  “恍当!” 大门闭合的声音,惊醒了躺着沈睡的我,应该是心怡回来了,我转头一看,外面天已大亮,不知已经几点了。

  我慢慢从沙发上爬了起来,睁眼往门口瞄去,只见心怡头髮散乱,睡眼惺忪,步伐显得很轻浮,但动作却是小心翼翼的,生怕弄出什幺声响惊动我的样子。我也不作声,只是一直盯着她,她一扭头发现了我,我们目光一相遇,她的表情立即显得很不自然,游离的目光让我更肯定她有什幺事隐瞒着我。

  我更仔细的打量她,她的身体与往常打麻将归来的样子完全不一样,虽然睡眼惺忪,眼皮似乎有点浮肿,但是双眸却是疲惫中透着一股满足的灵润。尤其奇怪的是,最近一直显得有点乾燥的皮肤,按理说经过一个通宵麻将,也没有保养,应该更加乾涸灰暗,然而她的皮肤却显得白皙光滑,双颊更是有种红润的光彩 ,嘴角旁也是隐约的挂着一丝微笑。妈的,女人需要男人的滋润才能变得美丽,这个贱货肯定是让别人滋润她了!

  就这样从心怡开门到走进客厅以后,我就一直沈默的盯着她,应该是因为心虚,她像个偷了糖被抓住的孩子一样,始终不敢和我对视,总是将视线转向别的方向,竭力回避与我的目光交接。

  而这样的沈默起码持续了近十分钟,心怡显然无法忍受这样的气氛,终于说话了:“嗯……老公…我…怎幺了……你怎幺不睡在床上啊?”不知道这句是真的担心我,还是随便找话题。

  我仍是一言不发,只是死死地盯着她,半晌才忍不住从鼻孔里“哼”出了一声。

  “嗯…我……老公……怎幺了……你在生气吗?干嘛这幺凶地盯着人家?”她无法承受我淩厉的目光。

  “你……昨晚到底在干嘛?”我开口说话了,我总要问清楚她昨天到底发生了什幺事情,毕竟昨天那个电话太诡异了,让人不得不担心。

  “嗯………老公……人家不是说了吗?我打通宵麻将的啊。……啊…都已经八时啦, 老公你还要赶着上班吗…早饭是不是还没吃啊……人家去给你做啦!”她说话听起来一点底气也没有,而且还想讨好我来转移话题!贱货!

  “哦?别打岔,你敢老实和我说…昨天晚上我打电话给你的时候,你到底在做什幺事情吗?” 她的逃避态度让我不得不继续追问。

  “....做什幺? .....人家.....不是跟你说过......在吃宵夜啦。” 她被我咄咄逼人的态度弄的也有点急了,说出最后几个字的时候音调也提了上去。

  “吃宵夜,是啊,是什幺宵夜你自己心里有数!”她的态度让我更是恼火,我冷笑着讽刺道。

  “你.....你有什幺理由怀疑我.....你好好有老婆, 还背着我想别的女人, 我都不计较, 你还敢说我!”她毫不客气的反讽我。

  “你不要一说事就扯到那件事好吗,再说,你也说了我是想,而你根本就是做了,你说,你到底是不是做了!”我决定要毫不留情的揭穿她。

  一见我还要继续问她,心怡的脾气似乎上来了,说道:“你这是在干嘛?要审问我吗?我告诉你,别忘了我们之间的问题还没解决呢!你不是说过你有自由吗?那我也有享受自由的权利!你凭什幺管我?”

  “再说了,你不就想知道我昨天晚上干了些什幺吗?你有证据吗?想要我以后听你的,好啊,和那贱货断交了再说!”

  心怡连珠炮似的发问起来,倒好像是道理站在她那边,我儘管生气,但是也知道她说的也有一定道理,人家说捉姦要捉床,我确实没有证据,这一点被她吃透了。

  等等,和可恩断交?我想起我们之前的冷战以及那个胖子的话,难不成心怡想故意借此机会要胁我,暗示她可以出轨?

  我正欲说话,心怡摆手打断了我,说道:“算了算了,我不想再跟你吵了,继续吵吵闹闹地过下去也没有什幺意思,我们约个时间好好谈谈吧,这幺多天了,我们之间不能就这样拖下去。”

  “出去?”我说道。

  “是啊,如果你不反对的话,就今天晚上吧,七点钟去幸福饭店吧,我们找个包厢再谈吧。”心怡打了个哈欠,又说道:“好累啊……人家要先沖个凉,再睡一觉,别忘了时间啊”

  心怡不等我回答,径直走进卧室去了,经过我身旁时,我闻到她身上散发出一种奇怪的味道,我十分熟悉,却又说不出来是什幺。

  心怡约我去我们定情、结婚的饭店谈话,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是什幺药。不过,正好我也要和她好好谈谈,而且,地点也合适。

  我们之间终究要有个解决的时候,需要坐下来心平气和地谈谈,总是一味的口角和冷战只会让关係更僵,而且如果我们的关係如果像这样,心怡这胸大无脑的傻女人指不定会做出什幺事情来。思忖间,我想到了昨晚老婆和我在电话里那段暧昧的对话,以及自己所联想到的出轨场景,在担忧的同时,内心又涌起了一股莫名的兴奋……

  晚上7点,我準时到了约定的包厢,心怡已经在那里等我了。看着她一脸华丽的的浓妆,映衬着骄人的身材,全身上下从骨子里散发出一种豔丽的性感。我心里隐隐有些不安,啊,怎幺一直没留意,她最近总是喜欢化浓妆耶。

  相比最近连续的冷战气氛,今天我们吃饭的氛围很融洽,心怡先是点了我最爱吃的几个招牌菜,我点了她最爱喝的法国红酒,开始时大家有意回避一些话题,只是随便聊聊我工作的情况,但是终究一些话题避不开的。

  几杯红酒下肚的心怡略微有些醉意了,借着酒劲,坐在对面的她,把红扑扑的小脸压在我的手背上,然后侧着头,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轻声问道:“老公,你还爱我吗?”

  她本来就是性感尤物,现在略带醉意的样子更是明豔动人,我毫不犹豫的回答到:“当然,心怡我爱你,一直都爱你。”

  “老公,还记得这里吧,我们在这里第一次认识……第一次……嘻嘻,这里好多的第一次啊”。心怡的眼睛都有点湿润了,她的样子让我一阵感动,正想说些什幺,她没有停下,继续着低语。

  “那次,我好开心啊,不仅仅因为我是可恩的伴娘,她把花扔到了我手里让我觉得幸运,更重要的是我认识了你……哎……回想起来,从头到尾,可恩始终存在于你我之间啊,我们的婚姻,不知道是应该感谢她还是憎恨她啊!”说完这句她望着我露出自嘲的笑,。

  听到心怡的话,我的心不禁也是一动,是啊,没错,可恩,我和心怡是她撮合的,但我忘记过她吗?她在我心里是不是一直佔据着最重要的地位呢?我的走神被心怡看在眼里,她似乎看穿了我的心事,有点痛苦无奈的倒了一杯酒,一口喝了下去。看到她这个样子,我一阵酸楚,要拦住她喝酒,嘴里说到:“心怡,别说了,都是我不好,你……”

  “老公,你能忘了她吗,我们移民去国外吧,这样你就能和她断交了,怎幺样?”她抓着我的手动情的和我说到。

  “这个……这个……心怡,我的事业在这里,去国外太仓促了吧!”我犹豫了下,还是委婉的拒绝了她。

  她听了我的话,愣了一会,直起身子,先是看了我一下,平静而优雅的一笑,然后一字一顿的说:“好了,我明白了,这样吧,我们可以用这个办法来解决我们的问题。”

  她拿过身旁的背包,从包里拿出一张纸,递给我,然后说:“这是一份夫妻协议,我们签了这个协议后,大家就可以有一段时间找出真正的自己啦,尤其是你,亲爱的老公,这里有你最想的东西哦,你要想清楚啊!”

  我有的手足无措,茫然的接过了那份协定,只见协定内容是:

  夫妻协议甲方:吴立成

  乙方:方心怡

  为解决当前夫妻之间出现的问题,经甲乙双方同意,现约定如下:

  一、以一年为期限,乙方允许甲方追求林可恩小姐,乙方对甲方不施加任何干涉。同时,作为交换,在此期间,乙方可以追求其它男性,也可以被其它男性追求,甲方对此不得干涉。

  二、如果甲方在约定期限内追求到林可恩小姐,乙方必须同意和甲方离婚。

  三、甲方可以自主通过送花、邀请吃饭等一切方式追求林可恩小姐。甲方和林可恩小姐发生任何行为,乙方不得反对。

  四、如果甲方在约定期限内未追求到林可恩小姐,同时乙方在此期限内有了新伴侣,乙方可以自主决定是否离婚,甲方必须尊重乙方决定并无条件接受。

  五、如乙方在此期限内有了新伴侣,乙方可以与其伴侣以情侣身份在甲方面前出现,情侣间的一切行为甲方不得阻止。

  六、如果甲方在约定期限内未追求到林可恩小姐,同时乙方在此期限内未有新伴侣,甲乙双方必须忘记以前的感情经历,只可以对方为唯一爱人,终生不渝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双方签名

  看完协定内容,我脑中一片空白,这到底是怎幺回事,心怡怎幺会态度会有这幺大的转折,难道因为她现在已经另有所爱了?不,不会,她怎幺可能爱上那几个流氓一样的人物。

  让我去追求可恩,有这幺好?今天是应该说她昨晚的问题,她转移话题?不,不能签这个协议。可是,她要是已经另有所爱,而且昨晚要是已经出轨,想到昨晚,我虽然有点早上很气愤,但现在……那我签这份协议也没什幺,挺好的。可是……到底怎幺办?

  我仔细的打量着心怡,盯着她的面孔,想从她的神情中破译她真实的想法,但是她除了脸有点红外,很平静,甚至嘴边还有一丝笑容,唯有眼睛却不愿与我对视,沈默了半天,她似乎有点不耐烦了,自己先在协议上签了名字,我看着她签名的时候,本想说些什幺,但我也不知道我是要阻止她还是能说些其他什幺。

  最后,她将签好名的那张纸和笔放到我面前的时候,我也不知道我怎幺想的,我鬼使神差的就签了。

  签完之后,我感到有些茫然,想再从她的脸上看出点什幺来,这时心怡已将协议收回包中,然后以一种複杂的表情对我说了句奇怪的话:“每个人都不能对自己的选择后悔!”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此为转贴 版权为原作所有


| JKF捷克论坛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

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zi887.com